比滴滴更好的顺风车

比滴滴更好的顺风车█【比滴滴更好的顺风车】()提供美女脱衣高清人体艺术图片和电影,视频在线欣赏,希望比滴滴更好的顺风车收集的美女脱衣高清人体艺术图片您会喜欢。比滴滴更好的顺风车将每天发布各种美女写真图片供大家欣赏,作者:邹臻杰 “我曾是一个重度吸烟者,烟龄10年,但吸烟也带给我许多疾病困扰。”不羁先生回忆吸烟史时称,“3年前的一个炎夏日,我在杭州钱塘江边终于悟道:吸烟不自由,而只有戒烟才能真正重获自由,不受烟瘾的羁绊和折磨,所以我的名字也叫不羁。” 曾经是海康威视海外事业部创始人,如今将所有精力投入在戒烟、控烟事业中,不羁先生是诸多用实际行动呼吁“无烟中国”群体中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控烟早已上升为国家级行动,但仍面临巨大挑战。早在2013年12月29日,中办、国办就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近年北京、上海等地相继出台史上最严禁烟令。 世界卫生组织日前表示,尽管中国已经有部分城市实施了市级的全面无烟立法,烟税也提高了一些,大概占到烟草零售价格的50%左右,但还没有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75%的水平。 业内人士的普遍共识是,禁烟活动才刚刚开始。 烟瘾是一种疾病 “中国的吸烟人口已超过了3亿,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超过了28%。”中国疾控中心原主任王宇透露的一组数据显示,有7.4亿非吸烟人群遭受二手烟、三手烟的危害,癌症、心脑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为主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是最主要的疾病负担,吸烟是最主要的风险因素之一。 因此,控烟的意义不仅是预防恶性肿瘤等非传染性疾病的重要措施,也是降低社会公众疾病风险的最直接手段。 第一财经记者也注意到,在《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重大行动》中的15项活动,控烟活动就位列第四。 作为如今的戒烟达人,从前的不羁先生称得上是一个抽烟专家。“最多的时候,我一天可以抽上5包烟;而由于之前我负责公司的海外市场部门,去过全球超过40个国家,抽过100多种不同的烟,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雪茄。” “但这样的过程却让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不羁先生感慨,“尤其是嗓子特别不舒服,而由于我从事市场销售需要经常讲话,嗓子则是我的工具,这就使我非常困扰;当然,在这期间我也尝试过戒烟,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直到后来我对自己作了深度剖析,采用了一定的心理学戒烟法。” 在不羁先生看来,戒烟其实也是戒除心瘾的过程。“我理解的吸烟者,他们不是真的喜欢吸烟,也并不享受,而是因为不得不吸,他们要通过吸烟去缓解烟瘾发作的难受感。” 作为控烟大军中的一员,上海普陀区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医生史兆雯的加入还要缘于其父亲的一段诊疗经历,“父亲60多岁就有超过40年的吸病史,由于最近咳嗽,去医院检测出肺炎症状,就安排了住院;而在常规体检中又发现了血糖问题,检测完血管情况后查出了极其严重的冠心病。” “当时父亲已是三支病变,连手术都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于是只有让他立即戒烟,并最后做了一个冠脉搭桥手术。”史兆雯说,“从开始的咳嗽到后期的检查2周完成,如果我不是专业医生,真正等到心肌梗塞,或者肺癌再去治疗疾病就得不偿失了。” 如今,史兆雯也同时兼顾了该医院的戒烟门诊。“戒烟门诊是大众最直接最能伸手可及的公共卫生临床戒烟服务,具有更高的可信度,也更易建立标准化治疗。”目前,包括瑞金、仁济等在内的36家沪上医院已全面开展戒烟门诊医疗服务。 戒烟药物能否纳入医保?“国内目前主流的戒烟药物有尼古丁替代剂、伐克尼兰、安非他酮,这些都还没被纳入上海医保名单,需要自费购买。”但史兆雯也提到,当前社会越来越认同烟草戒断综合症(俗称“烟瘾”)是一种疾病,相关药物未来有望进入医保名单。 如何引起潜在治疗对象的关注则是戒烟门诊的阻碍。“从传统就医流程看,等待病患主动就医不利于潜在治疗对象的就诊;同时,现有文化对尼古丁依赖症的不熟悉、不理解也是一代问题;走入社会宣教就非常有必要。” 以综合干预为方式、风靡美国多年的QuitSmart戒烟项目正在国内落地。“在我们的课程中,无论是准备戒烟还是用尼古丁替代药物,最关键还是要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戒烟愿望;如果一个人非常犹豫要不要戒烟,那尽管他不抽烟身体还是会很痛苦。我们也有工具、方法来避免复吸,全球范围内成功率达66%。”QuitSmart 认证教练欧立志先生说。 仅靠法规远远不够 2013年底的《通知》中明确提出了各级领导干部不得在学校、医院、体育场馆、公共文化场馆、公共交通工具等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吸烟。“然而,6年时间过去了,我们看到还没有得到严格的贯彻和执行。”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健康促进与宣传教育所副所长何琳说。 除了将“坚持以预防为主”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之外,制定控烟领域的法条,有助于通过强制性约束来逐步解决预防问题。 “控烟领域的全面提速,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立法。”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姜垣称,“北京、上海等地进行控烟立法以后,人均吸烟率降低了1.1个百分点,上海则在国内率先将吸烟率控制在19.9%(健康中国2030的目标是20%)。” 据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24个城市立法(修法或新立法),实施了控制吸烟的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受到法律覆盖的民众已占全国总人口的15%。 为了让更多的吸烟者戒烟,法律约束则还远远不够。“在多个控烟条例中,公共场所下禁烟是首条;而一些如提高烟草税率、提高烟草价等消费税改革措施也很重要。”姜垣说,“控烟政策如同一个‘水桶’,这里面有各项政策,而戒烟服务则是其中的短板因为毕竟是要政府进行花钱投入的,见效就会比较慢。” 为此,上海的做法则是多部门联动、社会共治。“史上第一次,15岁以上成人吸烟率被控制在了20%以下。”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上海市卫健委健康促进处处长王彤说。 另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上海拓新健康促进中心近日推出的一体化戒烟服务公益项目中,项目方为企业等主体建立戒烟互助小组,提供专家解惑、肺癌筛查、戒烟药物等8大领域,第一阶段将覆盖5000名有意戒烟人士。 一面是灵活多元的机制,一面则是企业、公益组织等各方机构参与来改善体制。 “了解到中国有些烟民不希望通过药物戒烟,我们的一整条产品线就包括了口香糖、喷剂、戒烟软件等来协助。”强生中国肺癌中心负责人杨炜告诉记者,“中心引进了肺癌早诊产品,希望结合低剂量螺旋CT,帮医生更好地判断肺部结节的良恶性。” 此外,吸烟员工的健康关怀也逐步为企业所重视。“我发现我们的大楼里出现了年轻化的吸烟趋势,尤其是从事销售、市场的年轻同事,工作压力大,他就会在休息的时候抽一根烟。这个过程中,如何帮助去除他的成瘾性,通过怎样的活动对他疏导、影响都非常重要。”立邦工会主席冯海如是称。 据《柳叶刀》和《2018中国成人烟草报告》提供的数据,从2003年至2018年,又出现了一个新情况:青少年、妇女吸烟率上升。我国15~24岁青少年吸烟率由8.3%上升到18.6%,其中男性青少年吸烟率达到34%。 “当前控烟工作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青少年易于接触烟草和各种衍生的产品,一旦开始吸烟,大部分将成为终身吸烟者。”王宇称。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国企公开课 | 中国华能邓建玲:再电气化,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12月20日,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邓建玲走进中国政法大学,作了题为《再电气化,创造未来更加美好的生活》的主题报告。小新为您分享金句如下: 邓建玲从什么是“再电气化”,为什么要提“再电气化”,“再电气化”发展现状,我国“再电气化”面临的挑战,“再电气化”下一步实施路径,“再电气化”前景展望六个部分与同学们进行交流。 1、什么是“再电气化” 通俗地说,“再电气化”就是对传统电气化进行全面升级,是指在传统电气化基础上,充分利用现代能源、材料和信息技术,大规模开发利用清洁能源并替代化石能源,最终实现以清洁能源为主体的高度电气化社会的过程。 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电气化进程的指标,主要有两个:一是发电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二是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 2、为什么要提“再电气化” ◆电气化的发展进程必然催生“再电气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求中国不断加快“再电气化”步伐。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为“再电气化”提供了重要引擎。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推动“再电气化”的重要动力。 3、“再电气化”发展现状 我国能源生产侧: 2010-2018年 ◆原煤占比从76.2%降至69.6%; ◆天然气占比从4.1%增至5.4%; ◆清洁能源占比从9.4%增至14.4%; ◆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从11.5%增至29.6%。 我国能源消费侧: 2010-2018年 ◆煤炭占比由69%降至59%; ◆天然气占比由4.1%增至5.4%; ◆清洁能源占比由9.4%增至14.4%; ◆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占比由21.3%增至25.5%。 4、我国“再电气化”面临的挑战 ◆清洁化低碳化水平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仍有差距; ◆清洁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增量与存量替代还需要较长时间; ◆清洁能源产业发展面临政策、监管、市场等问题; ◆新一代电力系统发展还不完全成熟; ◆电能替代的经济性和可持续性有待提升。 5、“再电气化”下一步实施路径 ◆加快清洁低碳转型,优化能源消费结构; ◆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多元供应体系; ◆推动能源技术创新,加快新旧动能转换; ◆完善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提升能源治理能力; ◆加大国际间合作,拓展对外开放空间。 6、“再电气化”前景展望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电力消费持续增长,为中国能源“再电气化”发展提供了广阔舞台。预计到2035年,我国电能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55%左右。 ◆清洁能源增量扩张和传统化石能源存量替代“双驱动”,为能源生产侧电气化提速升级。预计到2035年,我国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达到50%左右,新能源发电量占比将达到23%左右。 ◆电能替代深入广泛推进,将推动能源消费侧电气化水平“再”度提升。预计到2035年,我国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35—38%左右。 ◆数字化能源技术将成为助推“再电气化”的强大动力引擎。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感知中国经济的真实温度,见证逐梦时代的前行脚步。谁能代表2019年度商业最强驱动力?2020年1月9日,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将于北京751D·PARK盛大召开,敬请期待。【我要参会】来新浪理财大学,听叶檀讲《叶檀的投资实战视频课》,财经女侠手把手带你实战投资! 原标题:2900倍回报已成往事,财报首现65亿美元亏损:孙正义如何走出四面楚歌? 每经记者 唐如钰 李蕾每经编辑 肖芮冬 单只基金募资曾创全球纪录,2019年筹措资金却举步维艰,遭遇LP金主信任危机,孙正义是否还能复制千亿美元神话? 短短三年千亿美元基金疯狂花掉850亿,为何难有正面回报?孙正义式危机如何解局? WeWork将不是个案?过度资本化导致整个投资系统过热,充斥不良企业,助长其挥霍之风,2020年孙正义的“反噬”会结束吗? 喜马拉雅的空气、韩国流行乐队、特斯拉……2019年的最后一天,彭博意见专栏为软银集团(以下简称软银)董事长、CEO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以下简称愿景)开出了一份“2020购买清单”,调侃之余又嘲讽十足。也正是在同一天,孙正义多年的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柳井正正式辞去担任了18年的软银独立董事一职。 事实上,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孙正义基本没有收到过好消息。从5月Uber上市破发、9月WeWork IPO失败估值缩水近80%、再到软银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14年来首现65亿美元亏损、基金大股东对掌舵人的投资策略表示不满……可以说,孙正义正经历着职业生涯以来的巨大危机。 时光追溯回2017年初,肩负着孙正义无限雄心、规模空前的愿景横空出世,开启了软银押注科技行业的未来赢家之路。从成立至今,这只千亿基金(注:愿景一期与软银三角基金共计规模为1030亿美元)投出了超850亿美元,也在创投圈掀起了大风大浪。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向《每日经济新闻》评价称,软银的投资风格可以形容为“凶悍”和“有些不讲理”,“其策略的关键就是能够发现那匹千里马,这实际上考验的是投资人的眼光和天赋,甚至运气。那么反过来也可以说,这种模式的成功并不稳定并且难以复制”。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凶悍”的孙正义?其过去的辉煌如何演变成了当前的困境?2020年还会是软银的时代吗? 孙正义的2019: 独角兽接连失利,新基金募资举步维艰 软银之难初显于Uber。 在美国第二大网约车Lyft抢先登陆纳斯达克后,估值超800亿美元的Uber计划发行1.8亿股股票,以45美元/股的发行价于2019年5月10日匆忙挂牌纽交所,这也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国规模最大的IPO。 令人失望却并不意外的是,Uber上市当日股价破发,大跌7.6%。随后的8个月里,Uber股价的整体走势均让人失望,除在6月底短暂升至高位46.38美元后便开始一路震荡走低,11月中旬跌至上市以来最低价25.99美元,最后以29.74美元收官2019,整体下跌33.91%。 显然,公开市场并不愿意为如此高昂的价格买单,而这曾经近千亿的估值正得益于孙正义和愿景的推波助澜。据Crunchbase数据,除WeWork外,Uber是愿景投入资金第二多的硅谷创业公司;该基金累计向Uber注入了超70亿美元。就在近日,Uber创始人、前CEO Travis Kalanick最终卖掉了自己持有的最后一部分股票,将彻底与这家自己亲手打造的公司告别。Travis Kalanick于2009年创立了Uber,2017年因公司一系列丑闻而被迫辞去CEO之职。 然而Uber破发之初,孙正义或许尚未想到,更大的挑战在2019年的秋天等着他和愿景。 9月,从软银处获得海量资金的共享办公“独角兽”WeWork IPO失败,估值从年初的480亿美金暴跌至80亿美元,公司陷入危机、全球大幅度裁员。而究其IPO失败原因,主要在于其糟糕的财务状况——WeWork经营现金流长期严重失血且未来难以改善,以及同为共享经济“独角兽”的Uber、Lyft上市后股价表现糟糕,也严重影响了二级市场对于WeWork的估值。 IPO失败后,作为WeWork最大外部股东的软银不得不充当起“救火队长”角色,随即宣布将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约95亿美元的纾困资金,其中包括收购该公司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票(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纽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孙正义决定投资WeWork之前,软银内部出现不少反对的声音,其中包括软银前高管Nikesh Arora和Alok Sama,以及孙正义多年的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柳井正。柳井正从2001年开始担任软银独立董事,也被视为极少数能与孙正义抗衡、提出不同看法甚至争论的人。他曾表示自己的职责就是“对孙正义忠言逆耳”,随着他的辞职,或许软银也将失去其最直言不讳的声音。 如果说,Uber只是软银之难的冰山一角,那WeWork危机则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这个史无前例投资帝国的危机或将接连浮出水面。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陶启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WeWork的失败是一个象征科技投资泡沫和恶果的行业标志性事件,“软银掌门人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宣告终结”。这一事件也让全球风险投资行业重新思考未来的投资战略,甚至影响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模式。 软银2019年11月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经营亏损约65亿美元,损失主要来自于此前Uber、WeWork等大规模投资计入减值,这也是其14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运营亏损。华尔街投行杰富瑞分析师Goyal更是公开表示,投资者现在担心WeWork不是一个例外,或是一个普遍现象。 随后即有消息指出,愿景基金一期的两大LP——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Mubadala)对于该基金管理者软银集团流露出了不满和担忧。这样的不满主要源于:一方面孙正义给予科创公司的投资价格过高;另一方面则是质疑愿景管理风格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