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山东鲁能

创业板第一股特锐德的“2010年代”:汽车充电市场市占率第一,但财务状况恶化 | 独立评级 来源: 市值风云 作者| 紫枫 流程编辑 |小白 2009年10月30日,特锐德(300001.SZ)顶着“创业板第一股”的光环登陆创业板,吸引全市场的目光,股价当天暴涨84.87%,振幅高达121.81%。 这10年来,特锐德一直在电力设备领域寻找突破口,投资并设立了大量公司,从原来的铁路市场相继进入电力市场、充电桩和EPC光伏电站等市场,逐渐拓展在电力领域的版图。 然而,大把撒钱式投资是否能带来真金白银的收入呢?这10年来特锐德的业务和相应的财务数据发生哪些变化呢? 今天就来撸一撸这家公司。 一、特锐德的“奋斗史” 特锐德近年来的发展脉络相当清晰。 上市时,主营产品为户外箱式变电站、户外箱式开关站和户内开关柜,主要为铁路、电力、煤炭等行业的客户提供变配电成套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 (户外箱式变电站) 特锐德是铁路市场的电力远动箱变龙头,曾参与了2007至2008年全国所有铁路客运专线的该产品招标。 根据招投标记录,2008年全国铁路客运专线电力远动箱变共招标3.7亿元,公司中标2.57亿元,占全部招标总额的比例为69.46%,几乎是一家独大。 当时,公司的收入对同期铁路行业投资规模的依赖程度较高,在2006至2008年,我国完成铁路固定投资从2088亿上升至4168亿元,公司对铁路部门的同期销售收入从3482.93万元大幅增长至约1.27亿元,占总营收过半。 而电力市场和煤炭市场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河北省和内蒙古省,其中2008年箱式变电站产品在河北省电力市场的占有率为 29.47%。 借着国家大力兴建铁路的东风,特锐德以2008年营收增速翻倍、归母净利润增速高达2.3倍的亮丽数据登陆创业板。 (一)2010年-2014年:业务重心转移 但国家对铁路的投入不可能一直维持在高位。 2011年至2012年,我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从2010年的8340.7亿元锐减至5863.11亿和6309.8亿元,高铁行业总体建设施工节奏放缓,且由于发生“7.23”事故,部分铁路项目出现停建、缓建的状况。 这直接导致特锐德的铁路系统收入从2010年的3.03亿猛跌至2011年的1.95亿元,2012年继续下滑至1.47亿元。 不过特锐德遇上一个好时代,此时国内电网建设如火如荼,2011至2013年我国电网基本投资完成额为3682、3693和3894亿元,持续保持增长,对相关输配电设备企业形成明显利好。 于是,特锐德转而大力开拓电力市场,通过增加电力市场的收入对冲铁路市场收入的下滑,并取得良好效果。 特锐德三个市场的营业收入如下表: 从上表得知,自2011年起,电力市场成为特锐德第一大收入来源,收入从1.1亿元猛增至2018年的34.9亿元,区间复合增速高达54.06%,成长速度很高,且占2018年的总营收比例达59.11%。 营收暴增的原因是公司一方面获取订单能力较强,销售量持续攀升。 另一方面,2016年电力系统营收大涨超8亿是由于2015年收购的川能电气贡献了9.9亿所致,而这也是特锐德近年来唯一成交价过亿元的收购案。 简单介绍下本次收购案。 特锐德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川开集团以及简兴福等53名自然人持有的川开电气全部股权,交易价格为6.9亿元,相比2014年底的净资产账面价值3.47亿元,增值率为102.2%。 同时向简兴福、华夏基金和乾鑫投资定增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3亿元。 由于川开电气的资产总额、净额和营业收入占特锐德的比例均不高,因此本次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川开电气主要产品包括126kV、40.5kV等各种类型的高、中、低压开关设备以及箱变、三变、桥架和电源设备等,从2014年销售情况看,0.4KV和12KV开关柜是主要产品。 (单位:万元) 交易对方承诺:川开电气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6787.83万、7510.21万和8297.77万。 实际有没有完成承诺? 公司2015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承诺金额,三年累计完成率为96.4%,但川开电气这1.72亿商誉完全没有减值,而是罗列一堆不明觉厉的公式后就得出结论,称川开电气的估值无须减值。 深交所曾发问询函,要求公司给出详细的估值参数及结论,但公司并未回复。 虽然川开电气的净利润未达到业绩承诺,但单纯从营收数据看,川开电气是特锐德电力市场营收上涨的推手之一。 紧接着,电力系统的毛利率基本在25%上下波动,2018年为23.66%,且在2016年以后持续高于综合毛利率。 公司2016年综合毛利率跌至21.47%,主要受同期充电业务的毛利率较低影响。 铁路系统收入在2013年随着铁路固定投资的回暖走出低谷,在2014年上升至6.09亿元,同期占比从2010年的57.93%缩小至31.76%,但在公司2015年加码充电站运营等业务后出现明显下滑,在2018年仅为5.4亿元。 (二)2015年至今:重金打造特来电 2015年,特锐德新增光伏发电和充电桩运营业务,但由于光伏发电贡献营收极少,此处主要研究汽车充电业务。 2014年7月23日,特锐德发布一份关于投资汽车充电项目的公告,拟投资6亿元成立“青岛特锐德汽车充电有限公司”,正式宣布进入汽车充电领域。 根据可行性研究显示,依靠在电力系统积累的优势,公司研发出电动汽车群智能充电系统,为世界首创,可解决充电桩中的基础设施和电网接入两大痛点。 新设立的公司将把6亿元投入这些项目: 其中,运营用充电汽车是指提供电动汽车租赁服务,实现手机订车和在线支付,并为生产商提供销售及后续服务。 随后,特锐德开始与各家新能源公司或当地政府合作,在各个主要城市设立特锐德汽车充电有限公司(2015年更名为“特来电”),大规模兴建充电站和充电桩。 风云君整理有关特锐德投建各地子公司的部分公告如下: 根据官网信息显示,特来电目前已在全国88座城市或地区成立了全资或合资子公司,合作车企包括大众、宝马、北汽新能源、吉利、东风等。 那么特锐德这些年来干得如何呢? 根据公司披露的公告,截止2019年7月末,特锐德上线运营的充电终端达13.3万个,是全国建设充电设备最多的企业,市占率高达40%。 根据官网显示,特来电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的充电设备最多,其次是山东省、川渝地区、广东省和浙江省等。 (来源:特来电官网)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快速增加,特来电APP的注册用户数从2016年的28万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74万;2018年全年充电量为11.3亿度,2016年至2018年复合增速超2倍。 细看2018年各月充电量,可发现总体呈显著增长,12月已高达1.45亿度,突破历史新高,月度复合增速约为7.4%。 2019年上半年的充电量近9亿度,同比增长翻倍,全年目标为22.5亿度。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充电量数据已把非自营,即特来电对外销售、加盟、共建的充电桩的充电量也计算在内,目前自营与非自营的充电量比例约为1:1。 常理而言,公司充电桩数量及充电量快速上扬,理应增加相关业务的营收。 然而,风云君发现,其新能源汽车及充电业务的营收高点居然在2016年,2018年未突破前高,2019年上半年约为6.62亿元。 其中,2018年充电运营收入为5.31亿元,同比增长153%;充电设备销售及共建业务收入7.51亿元,同比增长106%。 根据相关公告,公司新能源业务在2016年亏损2.94亿,2017年度亏损1.95亿,2018年宣称实现盈亏平衡,但未公布具体数字。 从毛利率角度看,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在收入规模最少的2017年反而相对更高,为24.33%,随后在2018年下滑至21.31%,且持续低于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2019年12月17日,特锐德宣布,特来电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 拟定投资人为青岛金阳基金、青岛鸿鹄基金、鼎晖投资和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部分投资者认为此举是为分拆上市做准备。 增资总金额合计不超过13.5亿元,预计融资后特来电估值约为78亿元。 二、财务问题 虽然与某些频繁跨界并购的公司比起来,特锐德更循规蹈矩地借助自身在电力领域的优势拓展业务版图,但由于频繁并购和快速拓展业务以求抢占市场,财务报表出现一些不健康的情况。 (一)靠其他收益“撑”住净利润 公司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5.3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59.04亿元,复合增速达35.16%。 营收巅峰是2016年的61.09亿元,已连续两年增长停滞。 2019年三季度的营收为40.04亿元,同比增长15.64%。 而扣非净利润的变动起伏不定,2016年贡献扣非净利润达2.16亿元,是近年高点,但2017年就跌到谷底,仅为0.4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和2018年,由于营收滞涨,且成本相对抬高,出现公司总营收低于总成本的情况。 例如2018年,公司营收59.04亿,扣除营业总成本59.74亿元后亏损0.7亿元,但通过其他经营收益获得2.21亿元,才把净利润拉回至1.88亿元。 这2.21亿元的其他经营收益主要由投资收益0.99亿和其他收益1.22亿元贡献。 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按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其中中铁建金租贡献收益6462.02万元。 其他收益主要是由政府补助、充电设施相关的补贴构成。 而在2019年三季报,公司总营收扣除总成本仍亏损0.22亿元,表明该情况仍在持续。 综上所述,公司总体成长性一般,且近年来靠其他收益才能扭亏为盈。 (二)应收账款带来沉重的现金流压力 自2010年以来,公司的应收账款迅速膨胀,从3.32亿飙升至2018年的47.17亿元,年均复合增速高达39.37%,超过同期营收复合增速的35.16%。 2018年,特锐德的应收账款已经占总资产(133.63亿元)的35.3%,是公司占比最高的资产项。 伴随着应收账款快速上升的,是坏账损失的大幅上涨,从2010年的1572.27万上升至18年的1.22亿元。 具体分析应收账款的分类,可发现“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约为7.67亿元,全部由